疯狂java


您现在的位置: 疯狂软件 >> 新闻资讯 >> 正文

战略力与“心力”,王兴与程维的“无限战争”


 

   

  从1月到3月,ofo围绕着各种传闻,大家都在为它编写剧本,没想到共享单车中另一位主角命运已经写定了。

  4月3日晚,北京东三环附近嘉里中心确定了一桩交易,美团以37亿美元全资收购摩拜,包括27亿美元实际作价(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美团点评股权)和10亿美元债务。之前,有消息称滴滴和软银欲10亿美元投资摩拜,估值45亿美元。

  被收购前,摩拜完成5轮超10亿美元融资,本次交易说“贱卖”或许不妥,至少没体现出足够溢价,优先级靠后的投资人也没有获得与项目影响力相对应的收益。

  就在一天前,4月2日,一桩金额更大的交易落地。阿里巴巴签订收购协议,将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。

  发生在4月的这两次并购有深远含义,中国互联网将进入“无限战争”时代,对决烈度会超过之前团购、O2O、外卖、出行、支付等每个孤立战场的较量——正是这些孤立战场中并未完全释放的能量,迭加到了“无限战争”。大玩家将如同《复仇者联盟3》中的灭霸,贪婪收集宝石,希望制成拥有支配神力的“无限手套”,来击败那些宇宙至高。

  美团创始人王兴和滴滴创始人程维,是“无限战争”中的关键先生。他们既是宝石本身,也有成为灭霸的野心。

  现在唱衰滴滴者有之,唱衰美团者亦有之,预言其实与后验式评价一样,对当事人并不具备意义。王兴和程维最终比拼的是三力模型,即“执行力、战略力和心力”。

  他们执行力指数相差不多,都在中国最具狼性公司之列。

  美团已成为腾讯拼图中最重要一块——甚至超过京东。王兴要以一己之力,对抗阿里系的饿了么、滴滴和ofo,而且战场主要在线下,若没有一支强执行力铁军,不可能支撑今日之局面。

  图为程维,来源《中国企业家》摄影:史小兵图为程维,来源《中国企业家》摄影:史小兵

  滴滴创立不足六年,最新估值超过500亿美元,从成立每一天都在战斗状态。程维自己曾在火车站给司机发过小广告,参与优化海报每一句文案来提高转化率。他喜欢在内部和同事就高业绩目标打赌,几乎逢赌必输。他输了,就是公司执行力赢了。

  战略力方面,王兴略为领先。

  上个月曾与摩拜董事长,蔚来创始人李斌交流中谈到关于“生态”的话题。李斌认为不管生态还是平台,都要意识到“用户没有责任为你的雄图霸业埋单”。换言之,没有满足真实的用户需求,生态就是自己的意淫,这也是乐视折戟沉沙主要原因。

  有人说王兴在搭建“生活服务”生态,但其实他对概念并不感冒。从美团最新组织架构调整可看出,他更在意对用户主要生活服务场景穿透,增强全场景用户体验,并没有为协同而协同。

  王兴王兴

  美团2016至2017年四面出击,看起来凌乱,可到2018年初已覆盖全国2800个市县区,拥有2.8亿活跃用户。王兴当务之急是将用户的真实需求纳入“到店事业群、大零售事业群、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”四大业务体系中。

  程维不缺在一口井打出水来狠劲,可未建立起更丰富的场景入口和流量入口。出行市场当然足够大,但这条比快,比钱多,比营销和地推能力的赛道,还没有形成足够壁垒。用户和司机都不愿意看到另一个强势出租车公司的崛起,即使征服了快的、Uber,美团一出手,还是一万点暴击,而滴滴上线外卖,就颇有仓促应战的味道。

  专注是优点,但在王兴看来,增长更重要。我记得他在一次演讲中谈到:“只有增长是重要的,其他一切都不重要,只要你能保持高速增长,所有的问题都至少在短期内能够被容忍、被掩盖,或者不会爆发,可能很多问题当时是个问题,你长大十倍、百倍之后它就不是问题了,甚至不需要解决它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。”

  美团每一块单独业务上都有一个泰山压顶式的对手,王兴大概也看清楚了,单独灭掉谁也不容易,那就把用户池养起来,然后给不同对手脉冲式攻击。

  战略力这种事,需要通过深度思考、反复折腾才能形成,没有机巧可讨。

  打到最后,比拼的还是心力。

  什么是心力?它如同一个公司的元气,无法靠喝鸡汤、打鸡血弥补。

  这样描述还是有点形而上,不同创业者对心力有不同的理解。有人认为是能挺过至暗时刻的坚韧不拔,有人认为是对自我的清晰认知,有人认为是对大局的通盘把握,有人认为是对细节的拆解入微。

  这些都只是心力的一个切面,我认为心力核心在于“接续”。接力赛中,你跑四百米,或者八百米,或者一千米,要将手中接力棒传给另一位队友,让精力充沛的他开始新一轮冲刺,在创业这场接力赛中,你也要每跑一段将接力棒传给队友。

  那个队友不是别人,只能是更好的自己。这才是难点,虽然你已经跑了那么远,如果接棒的你比交棒的你更虚弱,一定会被淘汰。

  做饭否的王兴接过了做校内王兴的棒,做美团的王兴又接过了做饭否王兴的棒,在这个顺口溜中,王兴心力未断,所以他早期很多创业伙伴一直都在。如果心力断了,不但摊子散了,人也散了。

  美团创立八年,把其业务逻辑、并购脉络梳理一遍,就会发现每次不到一年王兴还会再和另一个自己交棒。

  程维也是。他当年能请来柳青,为公司融资能力带来关键性突破,这并非是他交棒给柳青,而是对自己用人格局的一次交棒。

  出行是风口,但也是摩擦系数大的新产业,他一直面对从监管到司机、用户链条上每一环节的挑战,更不用说要与强悍对手轮番巷战。经过几轮接棒,他早已不是那个在天桥下发传单的小胖子。

  “三力”环环相扣,战略力出了问题,执行力越强,死的越惨。执行力不济,战略力越强,死的越快。

  心力承上启下,连接战略力与执行力。没有哪一个创业者能保证战略和执行始终不出错,但只要心力在,就能够修正和翻盘。

  摩拜出售,虽然有投资人的压力,与创始人心力不够也有关系。累了,疲惫了,局面在控制之外了,决定将下一个交棒点当做终点,休息一下,也挺好。美团收购大众点评,滴滴收购快的,58同城收购赶集,每一次激烈竞争的收购,最后比的还是心力。

  雷军、傅盛都是典型心力强大的创业者,能给自己续命。

  一个创业者能操多大的盘子,最终取决于他的心力系数。很多人天生就是能操盘1亿美元公司的CEO,要让公司从1亿到10亿,就要看学习能力,从10亿到50亿,还要加上运气,而从50亿到百亿以上,就要有可接续的心力。

  王兴与程维只是当下竞争语境中的对手,放到更长远视野,他们与新对手,或者老盟友的博弈中,决定胜负手的依然是这三力,特别是心力的接续。能在这场无限战争中站到最后的人,或者卖个好价钱的人,都是“心力大师”。